浅析政协如何推动我市佛教法眼宗与社会主义文化相适应
来源: 市政协社会法制和民族宗教委 日期:2019-12-13 【字号: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宗教问题始终是我们党治国理政必须处理好的重大问题,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关系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关系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关系国家安全和祖国统一。最大限度把广大信教和不信教群众团结起来,是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我们就能凝聚共识、汇聚众力,为新时代激荡复兴气象、共襄复兴伟业激发强大正能量。

  一、法眼宗在岩的传承与发展

  (一)法眼宗在龙岩的传承

  法眼宗是中国佛教禅宗五家之一,即佛教禅宗的“一花开五叶”,祖庭为江苏南京清凉寺。五代时期文益禅师所创,源出南宗青原一脉。文益圆寂后,南唐中主李璟谥为“法眼大禅师”后世因称此宗为“法眼宗”。宋初极盛,宋中叶后逐渐衰微。直到近现代,著名高僧、禅门泰斗虚云大师兼承法眼宗,并将法脉传授予福建龙岩长汀八宝山本湛法师,本湛法师传连城中华山性海寺慧瑛法师,慧瑛法师传新罗区天宫山圆通寺光胜法师,三代传人均在闽西弘法修身、普化有情,使龙岩成为当代法眼宗的传承重镇、天宫山圆通寺成为法眼宗的中兴圣地,在闽、粤、赣等地区享有盛誉。法眼宗以“般若无知,一切现成”为其宗风,以“理事不二,贵在圆融”的思想,形成其这一宗脉的主要特点和教义思想的精华。

  (二)法眼宗在龙岩的发展

  法眼宗法脉之所以在新罗得以延续和中兴,经过新罗区相关部门和有关专家的考证获知,缘于近代禅门泰斗虚云禅师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接续遥嗣。据《虚云和尚年谱法汇增订本》记述:“癸酉春,有明湛禅者,由长汀到南华,谓在长汀创建八宝山峻峰寺,志欲绍法眼一宗,不知所由,恳授其法眼源流……”净慧主编的《虚云和尚全集》也记述:“法眼失嗣已久,八宝山青持大师,请虚老续法眼源流。良庆禅师为第七代,虚云应继为法眼第八代。”本湛青持英年早逝后,虚云禅师代本湛传法于龙岩连城中华山性海寺的慧瑛和尚,慧瑛成为八宝山峻峰寺第一代慧字辈僧人,慧瑛传法给福建佛教协会副会长、龙岩天宫山圆通寺方丈光胜法师,龙岩莲花山莲山寺光炳法师,龙岩天马山净慈善住持光良法师等,至今已传有慧、光、普、照四辈,一脉相承不息,子嗣绵延,传遍,传遍龙岩三区(新罗区、永定区、漳平)和四县(长汀、连城、上杭、武平)(见法眼宗遍布龙岩一览表),使闽西成为法眼宗复兴基地,揭开了龙岩佛教界在中国佛教史上荣辉的一页。

  除了长汀八宝山峻峰寺和连城中华山性海寺外,新罗区的天宫山圆通寺、莲花山莲山寺、天马山净慈寺、雁石觉圆海印寺,以及长汀县的朝斗岩寺、水云寺都是法眼宗道场。

  综上所述,因龙岩长汀八宝山本湛青持的愿力,法眼宗得以在近现代复兴。换而言之,法眼宗的“中兴”与龙岩关系紧密,而新罗可看成是当今法眼宗传播的重镇,并由此向全国乃至全球传播。而今,江苏、江西、福建、浙江、山西、河北、内蒙古、青海等省市及港澳台地区都有法眼宗的传承;马来西亚、韩国、日本、新加坡等国的一些学佛之人专程到福建、南京法眼宗祖庭寻根问祖;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国家都有佛学学者研究法眼宗。龙岩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法眼宗中兴之圣地。

  二、积极引导法眼宗思想促进文化自信

  当今,习近平总书记倡导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基本内容可用24个字概括为三个层面,即:国家层面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社会层面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公民层面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人民政协应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依据以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将与之相应的法眼宗义理加以弘扬。

  (一)富强与人间净土

  “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现世为人师,来生作佛祖。”这是法眼宗第三祖永明延寿所做的《禅净四料简》,倡导禅净双修,万善同归,精修万行,庄严净土。在佛教的经典中、在敦煌的壁画中,西方极乐世界被描绘成世界上最富丽堂皇的国土,是华严富贵的象征。在《阿弥陀经》中,西方极乐世界为“七重栏楣,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皆是四宝周匝围绕,是故彼国名为极乐。又舍利弗,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玻璃砗碟赤珠玛瑙而严饰之……”这也许为我们建立富强的人间净土提供了模板,有助于引导信徒投身到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社会建设中去。

  (二)民主与百丈清规

  不少英国人认为,国会民主议事制度是他们对现代文明社会的最大贡献,并引以为骄傲。其实早在两千五百年前,佛陀建立僧团时,便创立了完备的民主议事制度。从这种意义上讲,佛陀才是世界上创立国会民主议事制度的第一人,建立起了一整套佛教的立法、执法和司法的完善制度。这套民主议事制度被百丈清规发扬光大。作为五宗之一的法眼宗,严格按丛林清规学习、生活、修行和行事,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民主思想建设资源。

  (三)文明与福慧双修

  法眼宗第八代祖师虚云说,自己择一门为正行,余者为助行。须福慧双修,单福则属人天有漏,单慧则为狂徒。《大智度论》亦云,修福不修慧,大象披缨珞;修慧不修福,罗汉托空钵。这首偶颂形象地说明, “智慧”与“福德”犹如鸟之双翼、车之双轮,缺一不可。久远劫以来,佛陀外则修福以利他,内则修慧以自利,福慧双修,修来“万德庄严、智慧如海”的圆满成佛果报,应是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

  (四)和谐与圆融无碍

  法眼宗第一代祖师文益在《华严六相义颂》中提出了“理事不二,贵在圆融”的思想。他在《宗门十规论》中又作了进一步的阐释: “大凡祖佛之宗,具理具事。事依理立,理假事明。理事相资,还同目足。若有事而无理,则滞泥不通;若有理而无事,则汗漫无归。欲其不二,贵在圆融。”圆融无碍的思想代表最高的佛法,佛法贵在教导人们进入万法融通、事事无碍的境界。一个人若能了解此理,便能“降伏其心”,安住于世,圆融无碍,随缘做自利利他之事业,社会自然和谐。

  (五)自由与心无挂碍

  法眼宗第一代祖师文益41岁那年,结伴到各处参学,路过漳州,为雪所阻,暂时住在城西的地藏院,因而参谒玄沙师备的法嗣罗汉桂琛。桂琛问他:“到什么地方去?"文益说:“行脚。”桂琛问:“行脚事作么生?”文益答道:“不知。”桂琛说:“不知最亲切。”后来桂琛问文益:“上座寻常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乃指庭下片石云:“且道此石在心内,在心外?"文益回答道: “在心内。”桂琛反问道:“行脚人着什么来由,安片石在心头。”文益窘无以对,即放下衣包依止桂琛学道。现代人六根不清净,挂碍太多,烦恼丛生。法眼宗修行的要领是,对世间荣辱、是非、好坏一概不动心,达到心无牵挂的境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便会变得融洽,社会更祥和,世界更美好,就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六)平等与天地同根

  庄子《齐物论》云:“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僧肇在《肇论·涅粲无名论》中有类似的说法,“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法眼宗第一代祖师文益初参桂琛时,讨论的正是《肇论》,至“天地与我同根”时,桂琛突然把话岔开,问:“山河大地与自己是同是别?"文益不假思索地回答:“同。”但桂琛不以为然,伸出两指看了一会儿,说:“两个。”即站起离开。“天地同根,物我一体”成了法眼宗风特色,说明“我”是万物中的一份子。佛教认为,世间万事万物,都是因缘条件组合而成;离开了因缘果报,没有一种现象能够单独生起,也没有一种现象可以孤立存在。人也不例外,只不过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彼此处于相互“约制”与“被约制”的关系网络中,相互依赖,互为条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明白了这道理,人与人之间必须平等和谐相处。

  (七)公正与转轮圣王

  法眼宗第三祖永明延寿在政治理念上极力推崇转轮法王以正法治国的理念。转轮法王最大的特色是以正法治理国家。这在《长阿含经》中有如下描述:“若在家者,当为转轮圣王,王四天下,四兵具足,以正法治,无有偏枉,恩及天下,七宝自至,千子勇健,能伏外敌,兵杖不用,天下太平。”以正法做人、做事乃至治国,就能做到事事公正,处处如法。

  (八)法治与以戒为师

  法眼宗第八代祖师虚云说,用功办道首要持戒,戒是无上菩提之本;若不持戒而修行,无有是处。在佛法僧三宝中,佛陀已证涅槃,教理深藏于三藏圣典之中,惟有僧伽,薪火相传,传佛心印,解法要旨,悟佛知见。从这种意义上讲,僧在即法在,法在即佛在。换而言之,清净如法的和合僧,是正法久住的根本,而戒律则是维持清净僧团的根本保障。反之,若僧人不修德、不持戒,清净和合的僧团难以维持;僧团消失了,何人住持正法!由此观之,持戒是关系到佛教存亡的大事。正因为如此,《分别功德论》中把严持戒律者看成是僧中宝,“上者持三藏,其次四阿含;或能受律藏,即是如来宝”。这也就是佛陀临终时还谆谆告诫弟子们必须以戒为师的原因。

  法眼宗创立于“一花五叶”的“黄金时代”末期,法久生弊,佛教内部出现了严重的门户之争,宗派林立,妄立禅旨,乱象纷呈。文益针对时弊,高举“以戒为师”的旗帜,撰写《宗门十规论》,其目的是,“宗门指病,简辩十条,用诠诸妄之言,以救一时之弊”。文益以清醒的反思精神,对禅宗末流作了详细的梳理,剖析其危害弊端,导后学以正知正见。

  (九)爱国与报四恩

  法眼宗第二祖德韶是深受吴越国敬重的,他融通出世与入世不二的思想,在讲法时常劝勉徒众“国王恩难报,诸佛恩难报,父母师长恩难报,十方施主恩难报”,要共“令法久住,国土安乐”。法眼宗第三祖延寿在《万善同归集》中指出,万善之中的“第一福田者”,是“尽忠立孝,齐国治家,行谦让之风,履温恭之道”。法眼宗历代祖师特别强调报国王恩,给我们留下了爱国主义教育的丰富资料。在《出本生心地观经》中详细解释了为何要报国王恩:“国王福德最胜,虽生人间,得自在故,于其国界,山河大地尽属国王,一人福德,胜过一切众生之福;又以正法治世,能使众生悉皆安乐。若王国内,一人修善,其所作福,七分之中,修善之人自得五分,国王常获二分,以依于王而得修善故也。王若以善法化世,诸天善神,常来守护,若有恶人,而生逆心,于须臾顷,福自消灭,命终当堕地狱,备受诸苦。所以者何?是诸众生,由不知国王恩故,起诸恶逆,得如是报。若有人民,能行善心,敬辅仁王,尊重如佛,是人现世安稳丰乐。所以者何?一切国王,于过去时,曾受如来清净禁戒,常为人王,安稳快乐。以是因缘,违顺果报,其速如影随形,如回应声也。”

  (十)敬业与勇猛精进

  法眼宗历代祖师皆是勇猛精进、弘法利生的楷模。据《慧日永明寺智觉自行录》记载,法眼宗第三代祖师永明延寿精进务道,日定一百零八件佛事为常课,主要是受持神咒、礼佛忏悔、诵经、坐禅、放生、说法等,每夜则于旷野施食鬼神等类。此外每日定念十万声阿弥陀佛圣号。对于延寿的这种融通万善、精进万善的行持,后人无不叹服,为我们当今的敬业精神树立了楷模。

  三、我市法眼宗文化在发展中存在的困难问题

  (一)对龙岩法眼宗文化的认识不够。有的人对龙岩佛教的起源、发展、特征、地位、文化影响及作用等问题,缺乏理性认识。特别是关于龙岩法眼宗文化方面的知识相当贫乏,没有好好研究弘扬法眼宗文化对宗教和睦、社会和谐的重要性,更谈不上自觉地加以利用,因而尚未形成深度利用法眼宗文化资源的合力。

  (二)佛教名刹文化研究滞后。研究工作跟不上佛教事业发展的步伐,没能很好发挥信众广泛参与。由于对禅宗历史典故和文化内涵的解读与挖掘不够,因而在发展中只侧重于寺院硬件建设,忽视了道场的文化内涵,寺院成为“佛像陈列馆”,以参观寺院建筑、烧香朝拜为主,缺乏与禅宗紧密相关的文化鉴赏和体验休闲活动项目。

  (三)弘扬佛教名刹文化的氛围不浓。僧人少,传播少,弘法活动不具体,缺乏经常性,寺院没有发挥弘法的主体作用,尚未形成运行、管理、交流、传播的正常机制。同时支撑可持续发展的佛学人才资源匮乏,信众不能感到心理震撼的感觉,找不到心灵归宿,没有得到禅宗文化熏陶的享受。

  四、推进我法眼宗与社会主义文化发展相适应的建议

  佛教十分注重因缘时节。因此,当下要弘扬法眼宗或以法眼宗为代表的禅宗,必须要契理契机。此前由龙岩市委统战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共同在龙岩举办的“法眼宗思想传承与当代文化建设”学术研讨会,就是一项契理契机的重要举措。它的召开必将引起社会各界认识的重视,也必将产生深远的社会影响,也一定会推动法眼宗的研究与发展,推动法眼宗传播、发展与研究由边缘走向中心。同时,也可以进一步丰富地方文化建设的思想内容,积极地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提供有益的、可以借鉴的思想资源。与此同时,以“龙岩法眼”作为当地可持续发展的一条文化建设主线,在龙岩建立“中国法眼宗思想文化研究中心”,以此为平台推动禅宗及传统文化的建设与发展,助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早日实现。建议做好以下三点:

  一是要抓住法眼宗在龙岩重兴的机遇,充分认识推动闽西法眼宗与禅宗的传播发展,是历史赋予福建龙岩的机会。法眼宗“中绝”后,近现代虚云大师遥继祥符良庆是因为长汀人本湛青持的因缘,得法眼宗正脉传承的本湛青持又在龙岩弘道,可谓占据天时、地利与人和。因此,作为法眼宗中兴之地的福建龙岩,要真正担当起弘扬禅宗文化的重任,首先要在思想上重视法眼宗与龙岩特殊的地缘关系。

  二是要上升至文化遗产保护的高度,大量收集法眼宗所有的相关料,包括碑刻、文献、字画、实物、图片、牒谱、摩崖资料等,一切与法眼宗有关的资料,都要分门别类收集和整理;对法眼宗系下僧人要作长期的追踪,要开展口述史的记录与整理工作,不断完善法眼宗的研究资料。开展以法眼宗为代表的宗教文化遗产保护机制、利用机制的多元性和多科性研究,在保护寺庙自主独立性的基础上合理开发与利用宗教文化遗产,实现旅游业、文博业和宗教事业本身的有机整合,有效提升文化生产力与软实力的经济社会效用。同时,可以拓展到法眼宗之外的禅宗资料以及其他宗教和民间资料的收集与整理,建立闽西乃至福建宗教文献数据中心,条件成熟时还可以在本土建造一座有特色的多功能性宗教历史博物馆或宗教数字博物馆,建立东西方宗教对话的机制与平台,以提升闽西在福建、全国乃至世界的宗教地位,从而成为全球宗教会议中心和宗教文化之旅的重点活动基地,进而有力服务祖国统一大业,助力国家对外友好交往和“一带一路”建设。

  三是要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大力培养或引进禅宗人才,特别是通晓法眼宗的,教内外人才,建设一支高素质的专业研究人才队伍。通过举办培训班、专题讲座、学术论坛,以及与高校宗教研究机构合作的方式,加强对僧众佛识与历史文化知识的培养,造就一批学修并进的僧尼人才。

  总而言之,要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宗教工作的重要思想为指导,积极开展以法眼宗为中心的学术研究,从研究中吸取思想精华,为地方文化建设提供有益的精神养料,丰富地方文化建设;同时推动闽西法眼宗和闽西文化建设并努力形成特色,从而实现从边缘地走向中心地带的宏伟目标,使福建龙岩成为中国法眼宗的中心。不仅如此,法眼宗还是两岸同根同源的文化纽带,是两岸一家亲的友好使者,充分发挥法眼宗在两岸交流方面的积极作用,必将为龙岩创造更加和平安定的环境、更富生机活力的发展机遇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