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推进我市村级卫生事业发展助力打通医疗服务最后一公里
来源: 张旭东 日期:2020-03-12 【字号:
  

    2018年龙岩市共有村级卫生所2476家,在岗从事公共卫生服务的乡村医生2247人。随着城市化进程全面推进,乡村人口逐渐减少。据新罗区调查资料,除龙雁片区内的铁山镇人口稍增外,雁石、岩山、白沙、苏坂等四镇人口流失较多,2008年末五镇常住人口94965人,至2018年末五镇常住人口为78792人,人口净减少16173人、流失率达17.03%。与此同时,乡村医生队伍迅速老化,村医减少已是大趋势。推进村级卫生事业建设主要存在问题有:

  (一)“公建民营”观念未深入人心,村卫生所建设推进受阻。大部分乡村卫生所都按“公建民营,政府补助”的方式建设,但也存在个别村两委,虽提供了场地建设村卫生所,但违背了其“公建民营”的宗旨,要求经营的乡村医生向村两委缴纳租金。此外,存在部分乡村医生家庭条件较好,实行“前店后厂”模式,即乡村医生家庭的门前开店看病抓药,店后生活住家,而嫌弃公建卫生所位置不够热闹,生活不够方便,不愿到公建卫生所提供执业服务。

  (二)乡村医生“一低一高”,村级卫生事业运行存在隐患。乡村医生总体服务能力有限,呈现“一低一高”,即学历层次低、全市在岗乡村医生具有中专以下学历占40.3%,高龄化突出,60岁以上占47.3%。如龙岩市新罗区适中镇共有乡村医生48名,其中拥有初中和中专学历的31名,占比65%,无学历的13名,占比27%,拥有大专以上学历的更是凤毛麟角,仅2名;60岁以上的乡村医生28名,占比近60%,男的70岁、女的65岁的16人,占比超过30%,高龄乡村医生给村级卫生事业正常运行埋下安全隐患。

  (三)乡村医生地位非常尴尬,队伍难以相对稳定。乡村医生源自过去的农村赤脚医生,属于半医半农的身份。近年来,虽然国家、省、市不同层面出台了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各项政策,但实际上乡村医生职称评聘难以落实,基本上没有晋升空间,地位仍然尴尬。加上乡村医生待遇普遍较低,过去主要以医疗业务创收为主,靠药品利润维持生计近年来,受农村人口大量外流和执行药品零差率销售的影响,乡村医生的收入锐减。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虽逐年提高,但乡村医生没能力做那么多项工作,只能获得其中部分补助。总体而言,年轻的乡村医生缺乏对农村卫生事业的职业归属感,一有机会就脱离乡村医生队伍。

  (四)乡村医生定向培养不足,严重影响村级卫生事业正常运行。2009年医改后,城市各家医院床位巨增,医生需求量增大,乡镇卫生院、村级卫生所尤其是山区的村级卫生所,要想到省会、沿海城市的卫生学校招到医生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每年我市都有安排培养100名免费3年制的乡村医生专业定向生,但由于选送的对象大部分年龄偏大,且本身文化基础差和医学难度相对大等缘故,导致相当数量的学生中途放弃,能坚持到底并考取执业助理医师证的仅30%左右。同时,已有培训出来少许合格的年轻乡村医生,由于地处山区农村,大部分不愿意回到当地农村从事乡村医生工作,这样就出现了虽培养了新一批乡村医生,但还是没有乡村医生可用的现象。

  (五)乡镇卫生院医疗和管理力量薄弱,难以促进村级卫生事业发展。目前,乡镇卫生院的医疗力量非常薄弱。一是乡镇卫生院负责管理村级卫生所的人员大多是身兼数职,对村级卫生所的日常管理难以到位。二是乡村医生能力参差不齐,有的能力强的乡村医生独立经营村级卫生所盈利可观,不愿服从乡镇卫生院管理;有的能力弱的,仅靠一己之力,难以完成基本公共卫生工作的任务,又得不到乡镇卫生院的有效支持。三是缺少乡村医生的行政村,得不到乡村医生的服务,而乡镇卫生院医生少,又无法提供巡回下乡医疗服务。

  为确保村级卫生所充分发挥作用,进一步稳定和优化乡村医生队伍,筑牢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底,全面提升我市村级医疗卫生服务保障水平,打通医疗服务最后一公里,建议如下:

  一是扩大宣传力度,更新村两委及乡村医生的思想观念。通过各种形式广泛宣传村级卫生所的公益属性,要求各村两委必须无偿提供村级卫生所用地、用房。若一经发现有村两委向乡村医生收取“公建民用”的村级卫生所费用,应责令立即退还,并追究村两委主要领导责任。同时,要加大动员乡村医生为所在乡村提供医疗服务的力度,向其说明公建村卫生所的规范性和可持续性,改变旧的思想观念。

  二是明确乡村医生身份,强化乡镇卫生院的指导管理功能。会同市财政、编办、组织等部门研究三定方案,把乡村医生纳入乡镇卫生院编外人员“同工同酬”管理。即乡镇卫生院负责对乡村医生进行委派管理、职称评聘,所需费用由县级财政负担,真正做到县管乡聘村用。对不愿服从乡镇卫生院管理的乡村医生,允许其在乡村独立开设村级卫生所,从事基本医疗工作,但不得承担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任务,取消其基础津贴、养老保险、基本药物和公共卫生绩效等政府补助。同时,乡镇卫生院要合理确定村级卫生所承担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内容,组建由公共卫生、全科医生、护理护士等组成的健康管理服务团队,全面指导村级卫生所做好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

  三是建立有效的乡村医生退出机制,降低村级医疗事故风险我市乡村医生老龄化是个大趋势我市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实施方案》中的退出机制规定“由个人申请,经县级卫计部门审批办理退岗注销注册手续”。换言之,如果乡村医生个人不提出申请,则不能强制退出。但随着乡村医生养老保障政策的逐步落实,退岗的乡村医生老年生活已有保障,建议《实施方案》改为:凡达到60周岁的乡村医生由县级卫健部门办理退岗注销注册手续,取消其卫生所法人资格。确有需要的,如该乡镇乡村医生人手紧缺,有的乡村医生虽已超过60岁,但身体健康、技术过硬的,可由个人和乡镇卫生院提出申请,经县级卫健部门审批后返聘,继续承担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四是进一步强化本土人才培养,优化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对乡村医生老龄化严重,空白村将逐步增多的现实,建议市委、市政府在制定政策吸引医卫人员的同时,更应高度重视本土医卫人员的培养,可参照莆田、厦门医学院的做法,积极与省里相关部门沟通,在闽西职业技术学院恢复20多年前的“医士班”,面对应届高中毕业生直接招生,解决乡镇卫生院、村级卫生所两级医疗机构的医生来源。

  五是配齐配好乡镇卫生院医生,构建基本病种诊疗能力。鉴于乡村医生日益减少的客观现实,市、县财政应充分考虑支持乡镇卫生院,积极向上争取一是在医生编制上,考虑乡镇卫生院增加编制内和编制外医生,确保使用乡镇卫生院医生数量与村级卫生所医生数量的总和不变,实现动态平衡;二是借此机会,调整乡镇卫生院医生专业的种类,使之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老年科等各专业医生相对均衡,有利组成比较完整的下乡巡回医疗组;三是给予乡镇卫生院配备移动医疗车,并增加交通费用预算,为乡镇卫生院巡回下乡就医提供交通方便。

  六是强化卫生院医生巡回下乡,弥补乡村医生不足之憾。目前我市一般一个乡镇以15个左右的行政村为主,所以,可在乡镇卫生院内组建一个具有内科、外科、妇科、儿科、老年科在内的下乡巡回医疗小组对没有乡村医生的行政村,进行巡回医疗服务,原则上每半个月左右巡回服务一次,以弥补乡村医生不足的缺陷。